富 華 醫 藥 有 限 公 司
FU WAH MEDICINE CO., LTD.

微信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關注微信公眾號

富華健康E助手

友情鏈接

  澳洲植物研究院:

             ‍www.abotri.com

  澳洲天然植物製品廠:

             ‍www.oznaturalhealth.com

富華劉躍軍——魅力怒江行
瀏覽數:6 

劉躍軍于2018年9月6日晚


怒江,左邊是高黎貢山,右邊是碧羅雪山,怒江就這樣川山而過,它們就這樣彼此陪伴著,如同男人壹樣的偉岸,女人壹樣的靈動。兩岸蒼翠欲滴、層林盡染,漫山的紅棉花如同爲70年前那場慘烈悲壯滇西抗戰而盛開,怒江波濤的吼聲,依舊在紀念埋葬日寇而發出咆哮。


怒江這個名字,在藏區也非常有名,還有個名字叫黑水河,藏民們都叫他卡拉曲,這條河最終注入印度洋,河流喘急,最有名的就是怒江大橋,因抗戰和戒毒緝查而出名。      


七月,這個火辣辣的季節,我有幸參與組織完成的中國民政部購買健康儀、中華志願者協會依托民政部2018年中央財政支持社會組織參與社會服務項目,我受命來到怒江州,負責對怒江州二十個鄉村衛生院培訓健康E助手落戶衛生院--健康驿站的培訓等服務項目。


在怒江州衛計局協助下,我們和中華志願者協會人員共同奮戰,壹路走來,每天都必須來回在怒江大峽谷、碧羅雪山、和高黎貢山、怒江穿梭,平均氣溫不低于35度的高溫、不低于100公裏的山路行程,關鍵是道路崎區,汽車底盤隨時與路面磕碰,再加上天天下雨,隨時都看到泥石流順山而下,路面上也看到各種大小不壹的石頭和壹堆堆泥土,怒江也發生了泥石流造成的車毀人亡事件,我、吳慶輝、陸教授三人三台車、沿著計劃好三個方向就這樣在忐忑中前行,每天陳溢民董事長都會給予電話,特別囑咐注意安全,感覺特別溫馨、特別溫暖,讓我們深深感受到了公司的關懷和團隊的溫暖。


鮮有時間安靜下來,今天終于可以分享我的感受了,體會到“健康平等”的含義了,怒江衛計局中局長介紹:怒江州保護了傈僳族、怒族、普米族、獨龍族、白族、藏族、漢族、彜族、納西族、傣族、回族、景頗族12個民族,我們的健康儀能夠這麽精准的檢測,對他們的工作幫助非常之大,特別是怒江是屬于沒文化、貧窮、落後區域,許多人壹輩子沒體檢過,體檢設備也不容易背著翻山越嶺,並且當地少數民族對抽血體檢感覺恐怖,還會懷疑是否用他的血做試驗,體檢數據也不方便定期統計和歸檔,希望我們多配置健康儀,也爲他們解決和完成國家提出的大健康的各類活動和需求,讓當地貧窮的少數民族得到了體檢和普查,從而降低因病致貧和返貧的風險。


我能夠代表公司表達對國家民政部、中華志願者協會、怒江州衛計局大力支持表示感謝、能幫助爲當地少數民族解決壹些實際問題,感到榮幸,我所幸不虛此行。借此機會,我也感謝從北京遠道而來的陳老師、邢老師和于老師,感謝公司團隊、感謝公司給我的這次機會,雖然確實很勞累、很辛苦,但我從中學到和體會到的東西是誰都無法給予的,壹次次的學習給了我不斷曆練和提升的機會,我在行走、我在珍惜!


泸水市、怒江州的州政府所在地。這裏地跨高黎貢山東麓至碧羅雪山西麓的怒江兩岸,東與老窩鄉相鄰,西與緬甸接壤,北接魯掌鎮,南連上江鄉。居住著,以傈僳族爲主體民族。


我非常喜歡這裏郁郁蔥蔥的樹木,喜歡這充滿魅力和神秘的高黎貢山,安靜之余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壹個我很喜歡的作家三毛和她充滿傳奇的愛情故事,因爲她就是壹個熱愛生活、熱愛旅行的人。很喜歡她的《傾城》、《哭泣的駱駝》、《夢裏花落知多少》、《親愛的三毛》,尤其是永遠經典的《滾滾紅塵》,讓人久久無法釋懷。三毛是壹個偉大的奇女子,腳步走遍天下,而撒下壹路的愛!正因爲荷西與三毛的愛情感天泣地,也因爲他們的人生愛及天下,所以,世人爲他們的愛情感動,爲他們的幸福祝福,爲他們在天堂相愛相守而祈禱……


起因于偶然看到美國《國家地理雜志》的介紹,三毛來到了非洲的撒哈拉。面對著淒豔寂寥的大沙漠,三毛幾乎不能自已,面對著殘陽如血,“在原本期待著炎熱烈日的心情下,大地化轉爲壹片詩意的蒼涼”。 三毛去撒哈拉,荷西也追隨而至。結婚後,三毛與荷西到處流浪了6年。直到有壹天他們在湖裏發現了荷西的屍體。 三毛陷入了半瘋的狀態。爲荷西守靈的那夜,三毛對荷西說,“妳不要害怕,壹直往前走,妳會看到黑暗的隧道,走過去就是白光,那是神靈來接妳了。我現在有父母在,不能跟妳走,妳先去等我。”說完這些,三毛發現荷西的眼睛流出了血。誰能解釋這壹切?他們似乎注定不是人間的,這段愛情似乎注定是屬于天堂的。


想起三毛傳奇的壹生,想起她和荷西永恒的愛情,我的內心充滿了感傷,我爲她們的愛感動,我爲她們短暫的壹生而歎息。世上沒有幾人能擁有這樣的人生和這樣的愛,這世上本沒有完美的事,再奇的女子,也要在人間煙火中尋找情感的寄托。我們都是俗人,我們都要回到紅塵凡事中,我們只能做最簡單和最真的自己,就象這個小城市裏忙碌而快樂的人們,也許簡單生活就是最美麗和最真實的!


我們壹行6人,帶著對公司的祈福、對自己的祝福,不辭辛苦地攀登上了山頂,大家都發表了登山感言,每個人都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感受,包括對生活和工作,我們成功地做了壹次有意義的團隊建設。真心祈願這座靈山帶給我們好運!


常常會無端地想念壹些人。想起壹些人時,總感覺自己的生命是切成壹段段的,每壹段都和壹些人聯在壹起。沒有這些人,生命似乎也就蒼白貧乏,沒有著落。但也不單是朋友,壹些不是朋友而不得不他們發生聯系的人,甚至壹些憎恨的人,也常常要想起他們,所以,生命便可以分解成這樣:壹些被妳所愛的人分去了;壹些被妳所恨的人分去了;壹些被妳無所謂愛或恨的人分解去了。妳在漫長的歲月裏想念他們,因此妳覺得自己的生命實在而豐足。幽幽的想念不爲人知,帶著往昔的感情色彩,或愛或恨或濃或淡或長或短。當妳想念著壹個人時,便覺得在極深極深的心底,有壹些莫名的顫動,若隱若現,欲升還沈。妳想緊緊地抓住他們,但他們稍縱即逝。當妳想念滑過妳生命的那些人時,所有的愛憎都蒙上壹層淡淡的暈光。透過暈光,妳在看他們,愛和憎都化做壹種體驗生命的深廣的欣慰了。


從生到死有多遠,呼吸之間;從迷到悟有多遠,壹念之間;從愛到恨有多遠,無常之間;從古到今有多遠,談笑之間;從妳到我有多遠,善解之間;從心到心有多遠,天地之間。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會員登錄
登錄
回到頂部